到底应该在孩子多大时进行性教育?怎样对孩子进行性教育?这两个问题可是性教育的核心问题,也是争议最多的问题。今年3月,英国颁布了新的性教育政策,要求将性教育列为所有中小学必修课程。这是一项极其重大的改革,在英国社会各界引起了轩然大波。英国为什么要这样做,英国现在进行的性教育是怎样的,英国要如何改革性教育?

英国性教育发展历程

《1988年教育改革法》是英国近几十年影响最深远的法案,其中就涉及性教育问题。《1988年教育改革法》在设计国家课程时,在“科学课程”中加入了有关青春期性特征、青春期发育、生殖健康等方面内容。但是这种性教育并不系统,因为国家并未严格规定,英国许多学校对这部分教学内容十分敷衍,甚至不直接进行教授。因此,英国1996年颁布的《教育法案》中,进一步明确公立学校必须教授与性教育相关的内容,比如青春期生理发展、生殖健康以及病毒的传播,中学还必须讲授关于艾滋病与其他性传播疾病的相关内容。

2000年,英国颁布并实施《学习和技能法案》,该法案第148条重申了1996年《教育法案》中关于性教育的规定,并在此基础上对个别地方作出修改。为了保证性教育的公平和质量,使每个学生都享受高水平的性教育,该法案规定英国政府必须颁布性教育课程指南,地方教育当局应按照指南督促所有公立学校为学生提供相应的性教育,同时指出性教育的重点应该包括婚姻本质,以及婚姻对家庭生活和抚养孩子的重要性。学校应教授与儿童的文化背景、年龄、宗教信仰相适应的内容。

依据《教育法案》要求,英国教育部于2000年颁布了专门的性教育课程指南,主要阐述了以下几方面内容:学校应制定性教育策略;性教育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如何通过“个人、社会和健康”课程进行性教育;如何与家长、社区共同推进性教育的实施等。

重要的进展发生在2003年,英国国家儿童局发布了《性和两性关系教育框架》,这是英国第一个专门就性教育颁布的教育框架。该框架将性教育定义为“对性和性征、性行为、情感、两性交往、性健康以及我们自身的学习。性教育是贯穿一生的终身学习过程中的一部分,是所有青少年应该享有的权利,无关乎性别、种族、宗教信仰、生活背景、性取向及健康状况”。这就使教师和家长对性教育有了更清晰的认识。2010年11月,英国发布的学校白皮书《教学的重要性》阐述了政府对性教育的承诺:“为学生提供高质量的性教育,以便他们在处理相关问题时能够作出明智的选择,并致力于与教师、父母、宗教团体和活动组织一起提高性教育水平。”

英国性教育的教授内容

英国中小学教育按照年龄层次共分为4个学段,不同的学段分别教授不同的内容,性教育的教授也遵循这一规律。小学分为两个学段,第一个学段为5岁至7岁,此学段的学生心智发育不甚健全,认知能力水平也较低,因此对该学段学生的性教育内容主要是了解身体特征、学习互相尊重以及掌握两性交往技巧等。第二个学段为7岁至11岁,此时学生的认知能力有了较大发展,将要进入青春期。这个学段的性教育内容主要是青春期生理、情感以及态度的变化,包括在性问题上尊重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性等。小学两个学段进行性教育的主要目的是让学生能自如地讨论、倾听和思考两性关系,在相互交往的过程中提升自信,能够说出身体的主要部位名称,学会保护自己和寻求帮助,以充足的准备迎接青春期的到来。

英国中等教育阶段分为11岁至14岁的第三学段和14岁至16岁的第四学段。此时学生开始进入青春期,生理和心理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又极容易受到不良信息的影响。如果没有进行合适引导,会对他们的人生造成巨大影响。

因此,英国中学阶段性教育的内容主要聚焦于两性关系的培养以及问题的处理。在教学内容中反映学生会遇到的两性关系方面的问题和困难,并教授正确的解决方式。学习内容既包括性行为、生殖、避孕和性传播疾病等生理知识,也包括如何构建积极稳定的两性关系和处理两性问题的社交知识。更重要的是,这一阶段的学习开始关注性取向和偏见、欺凌、歧视、种族主义对个人和社会的影响,以及分居、离婚和丧偶对家庭的影响,如何适应变化的环境等内容。该阶段教学的目的是培养学生积极的价值观和建构完善的道德体系框架,使学生能够以正确的选择引导正确的行为;帮助学生理解性行为、避孕和推迟性行为的重要性;使学生能够有效地沟通,具有保护自己不受性虐待和性传播疾病侵害的能力,最终目标是为即将到来的成人生活做好充分准备。

英国性教育课堂特点

在英国课堂上,教师基本能够灵活而有针对性地呈现性教育内容,基本包含以下几个特点。

建立课堂教学基本原则。教师与学生一起建立课堂教学基本原则,以保证课堂教学能够在信息通畅、轻松自由的气氛中进行。比如,教师与学生有权不回答过于私密的问题,任何学生都有权不参加讨论,正确使用身体敏感部位名称,用事实的、合理的方式解释课程内容等。

积极使用多样化教学方法。为了避免课堂出现尴尬和保护学生隐私,教师可以采取不涉及个人隐私的教学方法,比如角色扮演、案例教学、观看内容适宜的视频等。

采取适宜措施应对课堂突发情况。在课堂教学中,难免会有学生提出比较难回答或不适宜的问题,很容易给教师和学生造成尴尬。教师在进行相关教育前必须设定清晰的标准,明确课堂中适宜的问题和提问方式,学校也应针对如何应对突发情况给予教师相应支持和培训。若学生在课堂提出的问题过于私人化和露骨,教师要提醒学生应遵循的基本原则;但若此问题确实给学生造成了困扰,教师应私下给学生辅导或提供别的帮助渠道。若教师感受到某位学生可能处于性虐待的危险中,应主动根据学校儿童保护程序给予帮助。

进行讨论和专题性学习。有研究表明,有效的课堂讨论和多样化专题性学习有助于培养学生的沟通技能,并能提升学生的学习兴趣。通过参加有组织的讨论和专题性学习,学生可以利用自己已掌握的知识通过交流产生新的理解,并能及时对自己的学习状况作出反馈,多样化专题内容也有助于学生思考多方面内容,拓展自己的思维。

性教育遇到了新问题

尽管英国对于性教育从政策和课程都作出了巨大努力,但随着时代发展,与性教育相关的问题还是层出不穷。比如,随着科技进步,任何人都能接触到各类网络信息,对于身心尚未成熟、易受外界影响的儿童和青少年而言,很容易接触到不利于身心健康的色情信息。近年来,英国的一些调查充分表明,网络色情文学和手机色情信息给青少年带来极大的不利影响。

以网络色情文学为例,英国全国防止虐待儿童协会的一项调查表明:在1001名11岁至16岁青少年中,有53%左右的青少年已经在网络上看过色情文学,而且在这53%的青少年中,有94%的青少年在14岁前已经看过色情文学。研究还表明,28%的青少年表示他们是无意间看到色情文学的,比如通过网站弹出广告,19%的青少年则表示他们会特意去寻找。在所有承认自己看过网络色情作品的青少年中,最主要的接触渠道是笔记本电脑,38%的青少年表示通过笔记本电脑第一次看到色情文学,33%的青少年表示通过智能手机第一次看到色情文学,而24%的青少年表示通过台式电脑第一次看到色情文学。

可以看出,网络和手机已经成为青少年了解“性”的首要途径。可是,许多色情作品描述的都是错误的性关系和观念,因此87%的男孩和77%的女孩表明色情文学无法帮助他们理解两性关系,但是53%的男孩和39%的女孩还是将色情文学当作比较真实的性行为描写。许多青少年还表示,他们对性的看法会受到色情作品的影响,比如39%的13岁至14岁男孩和20%的11岁至12岁男孩表示想去模仿看到的色情文学。

目前,通过网络和手机传播色情文学及信息已经成为一种常态,青少年为此会受到不正确的诱导。14%的受调查青少年表示曾经拍摄过自己的全裸或半裸照片,其中大约一半青少年与他人分享了这些照片。2013年,英国警方调查发现多起16岁以下青少年手机发送和接收色情信息现象,最终上报了51起“16岁以下青少年通过手机服务发送和接收色情短信与图片”案件。到2015年,这一数字上升至665起。这一数字的迅速上升与智能手机的普及有很大关系,并与手机社交应用软件的流行有关。报告还显示,有些青少年会虚报年龄加入约会网站。

英国当前进行性教育的依据是2000年制定的《性和关系教育指南》。然而,在网络和手机色情问题如此严重的当下,这份指南已经十分“落伍”,比如《指南》中完全没有涉及网络色情文学、暴力欺凌以及手机色情信息等问题。因此,英国必须依据新的时代问题,调整性教育整体策略和具体内容,现实的需求最终促成了新的性教育改革。

学校成为性骚扰高发区

学校本应是孩子的庇护所,是最安全的“象牙塔”。但是,英国近年来频发的学校性骚扰和性侵害问题让英国政府头痛不已,意识到维护一个安全、健康的校园环境的重要性。同时,网络使得青少年越来越容易接收色情信息,针对女性的性暴力和性骚扰也在逐年增加。这一令人担忧的情况还在学校演变为“性骚扰文化”,尽管女孩子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但是仍然会受到“荡妇羞辱”,在裙子下穿上安全裤以防止男孩偷窥或直接撕扯更是一种寻常现象。当学校存在这样普遍的性骚扰文化,女孩子不知道该如何求助和改变时,她们只能改变自身。然而,即使如此,校园内发生的性骚扰和性侵害事件还是层出不穷。

英国政府2015年9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1年至2014年间,英国学校共发生5500起性侵害事件,其中4000起涉及生理侵害,600起被定性为强奸犯罪。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侵害事件的施暴者中有一部分是教师。除了学生之间的性骚扰问题,一些教师也存在性问题上的不端行为。近年来,在所有被革职并且被禁止再从事教师职业的教师中,因为与学生进行“不恰当”对话或关系而被革职的教师日益增多。

针对这一现象,英国国家教师联盟表示担忧,认为这已经逐渐成为学校的常见现象。

比如,在2013年至2015年两年中,威尔士地区共有62名教师因为不端行为被调查和惩罚,除去被证无罪、情节较轻的教师外,共有34名教师被革职并被禁止再从事教师职业。这些在性问题上出现不端行为的教师中,有与学生进行“不恰当”对话的情节较轻者,也有与学生发生性关系的情节较重者。对比以前,这些数据让人触目惊心,显示英国学校已经成为性骚扰问题的高发区。

多方呼吁改革性教育

性骚扰等问题的日益严重,引发了英国教育界和社会各界对性教育的重新思考,不断批判现行性教育,呼吁进行性教育改革。

英国地方政府协会社区福利部主席伊兹·塞科姆说:“因为私立和免费中学缺乏强制性的性教育,所以学生在生活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性教育缺失就像给学生未来生活埋下了一颗嘀嗒作响的定时炸弹。我们相信让性教育成为所有学校必修课,而不仅是公立学校必修课,真的能扭转这种趋势,因为它能让孩子做好成年的准备,能让他们更好地照顾自己和未来的伴侣。”

英国妇女和平等联合会的专家也表示:“很大一部分问题都是因为社会漠视针对女人和女孩的伤害而产生的,我们不能只告诉女孩如何注意自己的举止,还要找出那些暗中支撑针对女人和女孩的暴力事件的有害观点,并予以转变。”乔·夏普是英国妇女和平等联合会“反暴力和虐待”委员会政策主管,她认为色情文学在扰乱青少年对于性的认知,“青少年没能在学校学习到优质合格的性教育课程,只能去网络寻找关于性的信息和建议,而网络上许多关于性别和性的内容、观点及态度都是错误的。”

英国杜伦大学研究员菲奥娜·维拉格雷博士表示,在性犯罪问题上,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能把学校性犯罪从社会中剥离。她说:“在考虑如何处理校园性犯罪事件时,我们要开阔眼界,力图改变大众的态度。”露西·艾玛森是英国一家性教育论坛负责人,她认为目前的性教育已经过时,完全没有提及色情短信和图片等问题。她认为,如果英国政府不同意在全英境内强制执行性教育,就是在逐步破坏年轻人的未来。英国教育标准局的一位发言人则表示:“教育标准局一直在督导学校要让学生有安全感,在教育标准局的指导手册中清晰地表明要评价学校是否能确保学生不受任何形式的伤害。”

在这样的舆论影响下,英国教育部不得不作出回应。2016年底,英国教育部一位发言人表示,希望英国所有学校都能开展“个人、社会、健康以及符合经济发展的教育”,其中就包括性教育。为此,英国教育部已经开始资助和提供一系列指导支持性教育,政府也在督促校长们提升性教育质量。2017年1月,英国下议院的四个关键委员会——教育委员会、健康委员会、家庭事务委员会以及商务委员会联名向时任英国教育大臣尼基·摩根上书,表达性教育是“为年轻人营造美好未来的关键”,因为它可以“从各种形式的虐待和伤害中保护年轻人”,要求在全国强制实行性教育。

性教育质量如何保证

目前,根据英国国家课程要求,性教育成为国家级必修课程,但是仅适用于公立学校,私立学校、学院和免费学校不必遵循国家教学大纲,还没有强制开展性教育。但是,英国在2016年底宣布将在2020年前将所有学校转变成学院,因此重新在学校配置性教育课程迫在眉睫。英国当前最重要的改革是将性教育规定为所有学校的必修课,不再区分公立和私立。英国政府预计课程将于2019年正式开课,包括学院、私立学校和宗教学校在内的所有学校必须增加新科目的教授。

英国教育大臣贾斯汀·葛林说:“所有4岁以上的孩子都将接受安全、健康的性教育,孩子们将在合适的年龄接受合适的性教育。学校可以自己决定如何进行教学,可以针对所在地区的特点选择最适合的教学模式,比如宗教学校可以将这些教育与宗教相结合。”目前,英国政府正在讨论性教育应包含的具体内容,不同年龄段的不同课程,最终讨论结果将于今年发布。总体来说,小学性教育的重点是构建健康的性关系和保障安全,而中学性教育的重点是性和性关系。

由于性教育的内容过于敏感和难以掌控,需要极具专业性的教师进行传授。而目前的情况是,在各种不同水平层次的英国中小学中,教师的专业水平参差不齐,有些教师根本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培训,只是根据自己对课程内容的了解自行组织教学。在课堂教学中,遇到难题无法得到及时有效的反馈,这也使教师对如何有效教授性教育课程深感困难。由于从事性教育的教师普遍专业性不强,加之缺少相应的培训体系和支持机构,因此性教育质量无从保证,这是政府和学校要大力解决的一大难题。

在性教育课堂教学中,有英国家长指出,不适宜的教学方式,如不当的图片呈现,以及低俗的影片有可能被引进课堂,可能会造成适得其反的效果。性教育是一个十分敏感的话题,想帮助学生掌握有关性和两性关系的全部事实信息,难免会在课堂教学中使用图片、影片等。如何判断所使用的图片、影片是否适宜学生观看,将对学生的心理和行为产生怎样的影响,是学校和教师应该慎重考虑的问题,也是家长对学校性教育存在疑虑的主要原因。

由于性教育从小学阶段就开始开设,有英国家长担心过早的性教育会使孩子过早关注性及性行为,从而失去童真。英国国家教育协调员安东尼亚·塔利表示,如果性行为成为小学生功课的一部分,家长就没有办法为孩子构建一个单纯的生活环境。因此,英国政府认为学校应采取积极措施,致力于解除家长的担忧。

(作者单位系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

《中国教师报》2017年06月07日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