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是什么?我曾经千百次地问过自己。曾经以为,语文就是教学生读好课本中的一篇篇文章;就是围绕课文读读、议议、写写、练练;就是训练学生会听、会说、会读、会写;就是培养学生爱语文的感情、用语文的习惯;就是让学生学习语言、掌握语用、积淀语感。

或许,有1000个语文教师就会有1000种答案;或许,昨天的语文有着昨天的答案,今天的语文又有今天的答案,明天的语文也将会有明天的答案。这是一个不太可能有最终答案的问题,却是每位语文教师必须面对、思考、最终给出自己答案的问题。其实,每位语文教师的教学实践都在有意无意地对语文是什么做着属于自己的诠释和演绎。

语文是人的主观感受的表达,是内心情感的流露,是个人见解和智慧的展现。语文教育的真正价值在于引领学生获取这种感受、体验这种情感、理解这种见解、转化这种智慧、积淀这种文化,最终形成自己丰富的精神世界。因此,语文教育的过程,是学生精神享受的过程,是为学生的精神生命铺垫基础的过程。

语文是人的精神家园。语文课程具有丰富的人文内涵,从课程广度看,上自天文,下至地理,古今中外,无所不包;从课程深度看,或赏心悦目,或回味无穷,或动人心魄,或刻骨铭心;从课程效度看,可提升道德境界,培养审美情趣,启迪人生智慧,丰富文化底蕴。

李白眼中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庐山瀑布是那样壮美;杜甫笔下的“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的草堂春景是那样明丽;老舍的猫,乖巧、淘气、古怪、温柔,是那样惹人怜爱;精卫填海、愚公移山,彰显的正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不屈意志;赤壁之战、草船借箭,闪耀的正是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惊人智慧……

这就是我们的语文,蕴藏着精神的无限自由和生命的无量丰妙。学生徜徉其间、浸润其中,以情悟情、将心比心,在语文对话中得到精神的滋养、享受生命的愉悦。

语文教育必须重视精神熏陶。母语的学习必然承载着这些历史的、人文的复合因素,深刻影响着学生的精神世界。因此,从长远看,语文教育必须超越实用主义局限,从精神的拓展、人的发展高度去把握,才能领会语文所包蕴的丰富内涵。

所以,语文教育不能不重视熏陶感染、潜移默化的作用。重视语文的熏陶感染作用,就是要通过优秀作品的耳濡目染,对学生的精神领域产生影响,这种影响往往是隐性的、长效的、综合的。

因而,语文的熏陶感染作用不能指望立竿见影、一蹴而就。重视语文的熏陶感染作用,就是要清楚意识到教学内容的价值取向,把时代和民族倡导、尊崇的主流价值观贯穿于语文教学的全过程;就是要发挥语文教师独特的人格魅力,用教师自身的人文精神去提升学生的人文素养和品位。

学生学习语文的过程,就是接触大量语文材料的过程,也是自主建构文化意义的过程。这种接触和建构,对学生精神领域的影响往往是终身的。因此,语文教师应该从对人的终身发展、对民族的未来负责的高度选择教学内容。而重视语文的熏陶感染作用,就是要发挥语文课程以情感人、以美育人的独特功能,使学生在感受语文材料、感悟语文底蕴的过程中,受到心灵的感动、人格的感化。语文课程与科学课程迥然不同,科学课程以理性著称,语文课程以感性见长。语文课程大量的是形象鲜活、感情强烈、个人主观色彩浓厚的教学内容,教师必须十分注意形象的感悟、情境的感染、审美的感化、心灵的感动,从而使语文的熏陶感染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在学习语文的过程中受到精神滋养。课堂上,教师要让学生受到精神的熏陶感染,不能游离于语文之外。比如,“扬科听村子里的演奏,这是最后一次了”。作者为什么不写成“扬科是最后一次听村子里的演奏了”?或者“扬科听村子里的演奏是最后一次了”?

显然,在“最后一次”之前稍加停顿,将“最后一次”置于最后,有着表词达意上的特殊用意和效果。扬科听燕子唱歌,这是最后一次了,奄奄一息的扬科,他是多么想再听一听燕子那动听的歌声,但这是最后一次了;扬科听姑娘们的歌声,这是最后一次了,酷爱音乐的扬科,他是多么想再听一听姑娘们那美妙的歌声,但这是最后一次了;扬科听笛子的演奏,这是最后一次了,生于浊世运偏消的扬科,他是多么想再听一听笛子那嘹亮的演奏,但这是最后一次了。

稍加停顿、置于句末的“这是最后一次了”,仿佛一声声凄厉的哭泣,追诉着扬科对音乐的无限热爱和痴迷;仿佛一遍遍无奈的呼唤,祈求着人们对扬科的怜悯和同情;仿佛一次次悲愤的呐喊,向世人喊出心中无限的不平和冤屈。

因为言语形式的不同,句子负载的人文内涵也大有不同。如果教师不能深入地把握这种语文的不同,就不可能有学生对这种怜悯之心、悲愤之情的准确、细腻的体验。因为言语内容生成于言语形式,言语形式实现了言语内容。学生只有在这样的语文过程中,才能受到不折不扣的、原汁原味的精神熏陶。

(作者系杭州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诗意语文”流派创始人)

《中国教师报》2018年12月12日第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