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樊成

  8月3日,中国传媒大学召开研究生教育会议,全面拉开了研究生教育改革大幕。改革涉及招生考试、培养与学位、导师评聘、质量监控、学科专业设置等关键环节。其中,“取消硕士生发表学术论文与学位资格挂钩的陈规”“硕士招考初试达国家线即可进入复试”尤为引人关注。

  说到“硕士学术论文与学位脱钩”,就不得不提挂钩。其实,二者被挂钩也仅仅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上世纪90年代,上海财经大学率先实行硕士学位与发表学术论文“挂钩”。然而到了2006年,上海财经大学又率先将二者“脱钩”。一挂一脱,让上海财经大学成为该领域改革与再改革的先驱。

  教育改革其实就是这样,总会有新的现象发生,总会有新的问题出现。政策变来变去,与其说是一场又一场的主动改革,不如说是一次又一次囿于现实被迫做出的改变。上海财经大学经历过“一挂一脱”后,该校研究生部主任陈启杰教授无奈地表示,“我们意识到,今天‘挂钩’的做法已经背离了当年的初衷。”

  不仅是在研究生教育领域,在各个教育阶段都会有类似的“违背初衷”的政策。而当一项政策或措施,已经违背了它的初衷,或者说产生的正面效益低于负面效益时,那么就是时候改进或抛弃了。

  比如一开始,高考体育、艺术等特长加分是奔着素质教育去的,鼓励学生发展兴趣爱好、全面发展。可是经过一段时期的发展,这些特长加分逐渐演变出各种花样的“伪特长”,甚至作弊造假、利益输送等腐败行为,严重影响了高考的整体公平,以至于近些年特长加分不得不陆续取消。

  当类似的现象多了,我们就要反思:很多时候政策本身并不坏,但总是达不到一种理想的状态。以硕士学位与发表学术论文“挂钩”来说,当初不就是为了提升学术水平、鼓励学生自主进行科研吗?但渐渐的,这种“挂钩”也逐渐沦为形式,甚至衍生出了“版面买卖”产业链。从一开始,“挂钩”的做法就显得有些僵硬,留下了空子。

  而事实上,每一项政策的取消,都会有一定的替代性措施来补位。在“脱钩”之后,上海财经大学曾推出优秀论文评选办法、设立研究生创新基金等措施。这次,中传也推出“学硕生参加论文写作训练计划”“将论文写作课程纳入学位课程类”以及“专硕生参与实践基地活动、校企合作课题、专业创作项目和创新创业项目”等措施。相比单纯地要求发表学术论文,这些措施更加灵活,也更贴近实际。

  此外,中传这次改革中,“硕士招考初试达国家线即可进入复试”,也可以看出是向着破除“唯分数”论去的,即遵循“宽进严出”的理念,为更多考生提供更大的进入复试的机会,然后精准考核、筛选。这种改变,就有利于那些分数不够高、但能力相对较强的考生脱颖而出。

  一言以蔽之,所有的教育改革都是从当下的教育中发现问题、分析现象、总结经验、对症下药。中传的这次改革,整体上可以看作是一次全面提升学生社科基础和实践能力的积极尝试。希望这些政策在具体执行中,能够恪守公开透明、严谨客观的立场。(樊成)